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雷锋高手坛6398 > 正文内容

吴用与宋江三次对话暗藏玄机其中的潜台词只有聪明人才能听明白

发布日期:2019-07-06 19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说起梁山好兄弟,行者武松和花和尚鲁智深算一对,鲁智深和九纹龙史进算一对,阮氏三雄的兄弟情义也不容置疑,至于玉麒麟卢俊义,还真没把浪子燕青平等对待,笑面虎朱富更是坑师父不眨眼,不去说相声都屈了才了。至于宋江和李逵,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主子,一个是被呼来喝去的奴才,要说他们是兄弟,估计很多人都不同意。而梁山上关系最微妙的一对,那就要数及时雨宋江和智多星吴用了。我们细看原著就会发现:这两个人从初次见面就开始互相算计,说话之中也都是暗藏玄机满满的套路,不是聪明人还真听不懂——宋江和吴用都是聪明人,所以他们都听得懂对方的潜台词。咱们见天要讲的,就是智多星三气及时雨,宋江被吴用气得说不出话来,最后干脆丢下梁山军去度假——以拜访世外高人为名,罢工了。在电视剧里,吴用亲眼看见宋江施舍阎婆惜,所以由衷感佩并一见钟情。而事实上吴用在上梁山之前,与宋江素不相识面。宋江给晁盖通风报信走了之后,吴用还纳闷儿呢:“却怎地慌慌忙忙便去了?正是谁人?”“只闻宋押司大名,小生却不曾得会。虽是住居咫尺,无缘难得见面。”估计郓城县押司根本就没把乡村学究吴用放在眼里,他有个保正晁盖就够了——宋江又不用吴用来代写书信。直到宋江杀惜归案后被刺配江州路过梁山,吴用才跟宋江第一次见面,但是两个人却没有纳头便拜说一些“久仰大名如雷贯耳”之类的客套话,而是花荣先开口要打开宋江身上的枷锁,宋江当然是拒绝的。这时候吴用才笑着开口了:“我知兄长的意了。这个容易,只不留兄长在山寨便了。”然后告诉宋江:“是晁大哥想你了,请你上山聊几句就送你走!”宋江也淡淡地回答:“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的意。”这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其中的玄妙之处:晁盖并没有下山来迎接自己的“救命恩人”,吴用和花荣也没有献上酒肉接风洗尘,反而一个表示“我不上山”,另一个马上接茬:“我们本来也没想留你!”其实宋江的枷锁不是不肯打开,在离开梁山之后,两个解差对宋江说:“这里又无外人,一发除了行枷,快活睡一夜。”宋江乐呵呵地答应了:“说得是。”这就是说,连解差都看得出来:晁盖和吴用在宋江心目中,那就是外人,两个解差才是“自己人”。这里要插一段晁盖跟宋江的对话,而这段对话跟黄泥岗迷盗团刚一上梁山的时候,王伦对晁盖说的话有许多相似之处:“直如此忙!且请少坐。”如果咱们到亲友家做客,听主人如此说话还不赶紧告辞,那就要被暗笑“没脸没皮蹭饭吃”了。宋江与吴用的第一次对话,互相表明了心迹,其实两个人的一堆废话,都可以概括成三个字:“我不留”。而后来还有两次对话,也显出了吴用和宋江互相防范猜忌甚至挖坑。当朝廷第一次派钦差来招安,活阎罗阮小七偷酒、黑旋风李逵扯诏之后,宋江和吴用还有一次意见相左的对话。现在想来,李逵是不是吴用安排藏在房梁上不得而知,但是阮小七偷酒,计划周全滴水不漏而且熟知钦差规矩和行程安排,要说这不是吴用安排的,估计连宋江都不信。所以在护送走钦差后,宋江跟众兄弟发毛:“虽是朝廷诏旨不明,你们众人也忒性躁。”有一次差点被砍头的教训,李逵自然不会再跳出来触霉头,可是没等鲁智深武松等坚定反招安派回怼,吴用抢先发言了:“哥哥,你休执迷!招安须自有日,如何怪得众兄弟们发怒?”吴用敢毫不客气地指责宋江执迷不悟,而且一句“如何怪得”,说得弟兄们心里暖暖的,宋江的心则是拔凉拔凉的。接下来吴用的话就简直是越权了:“如今闲话都打迭起,兄长且传将令:马军拴束马匹,步军安排军器,水军整顿船只,早晚必有大军前来征讨。一两阵杀得他人亡马倒,片甲不回,梦着也怕,那时却再商量。”这话要是精炼一点,就是:“宋老三你少废话,赶紧下令备战吧!”吴用的一番话得到了所有好汉的一致赞同:“军师言之极当。”这时候宋江一言不发匆匆散会,其实宋江这个押司小吏出身的梁山盗首比谁都明白:“等到朝廷征剿,双方杀出血海深仇,还招安个屁!”宋江既不反驳,也不下令,估计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也不敢说话了——如果说多了,大家都跟着吴用一起怼自己,那这头把交椅可能就要换人了,玉麒麟卢俊义一言不发冷眼旁观呢。等到梁山受招安之后攻打辽国,吴用又给宋江挖了一个最大的坑,如果宋江跳进去,必将万劫不复。那是在双方战斗陷入胶着之后,辽国派欧阳侍郎前来收买,宋江的反应是“将左右喝退,请进后堂深处说话。”宋江跟辽国钦差这番密谈,卢俊义和吴用都被撵了出去,直到双方达成初步意向,宋江这才“却请军师吴用商议”。玉麒麟卢俊义有没有跟辽国打过仗,原著中没有交代,但是商议梁山是战是降这样重大决策的时候,一把手三把手密谈,二把手毫不知情,这就很耐人寻味了。有人说这是宋江要设计智取辽军,但是请不要忘了,智取之计是吴用想出来的,而宋江在召见吴用之前,已经先跟欧阳侍郎说了活话:“我等一百八人,耳目最多,倘或走透消息,先惹其祸。”“我等弟兄中间,多有性直刚勇之士。等我调和端正,众所同心,却慢慢地回话,亦未为迟。”于是吴用在听了宋江介绍自己与欧阳侍郎谈判过程之后,说了一堆自相矛盾的废话:“弃宋从辽,岂不为胜,只是负了兄长忠义之心”宋江一听就明白了:“你这表态等于没表态,黑锅还得我来背!”于是“义正辞严”地表了一番对大宋朝廷的忠心,丢下吴用掌管梁山军,自己带着花荣戴宗等嫡系,去拜访公孙胜的师父罗真人去了——不想战,也不能降,宋江干脆罢工了。所谓“待过暑热”再交兵,那纯属借口:从鲁西南梁山泊来的好汉。